爱称氟西汀的背后:“抑郁症”本无样子

“抑郁症”伴随着被人们视作恋人昵称的“氟西汀”又在无形网络拥有了许多网友的关注。氟西汀,又名百优解,成为所谓的情话金句出现在各种场合。

“你是我的命,没你我会疯。”

恋人们总爱这样说道。很少人愿意去深究出处,愿意主动了解氟西汀除了抗抑郁外带给抑郁症患者习惯性呕吐的毛病,头痛,恶心成为餐后标配,患者无法戒断,因为那样生活更加黯淡,如果这算浪漫。作为一个在病痛面前不得不屈服于生活服药的患者,面对一个药名变成流行恋人昵称,心下总有些不满。

“你是我的氟西汀。”

这含蓄的浪漫,浸透了许多抑郁症患者的冷汗与痛楚。

氟西汀药品当今,快餐经济的迅速发展与现代社会的各种压力都给人们带来了超出情感接受能力的生活负担。“抑郁状态”“焦虑状态”日渐形同黑暗覆盖了每一片角落那般困扰着时间快车上不被幸运眷顾的那些人群。

来自新浪微博“抑郁症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悲伤总是打扰我,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

“失眠时常困扰我,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

我曾多感激网络对于抑郁症的拓展科普,就有多反感利用“抑郁症”作为热点话题的营销行为。当无数人开始晒自己非正规量表测试后,重度抑郁重度焦虑的结果;当越来越多人开始利用疾病,偏爱于把自己打扮成弱者,获得自己想要的关注与热度,成为流量经济的获胜者,最无耻的也包括了那些博同情以获得钱财的盈利者。

来自新浪微博人们虽然渐渐地认识着这种疾病,我们也常常称呼它为“心灵上的感冒”。但对于这种疾病片面认识的人总多于了解的人,大家开始给出一些评价,比如“无病呻吟” “就是苦吃少了就应该去农村种地” “……” 有时候,这也许可以刺激陷入泥潭人们神经某一根弦,也极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网络上从不缺少胡编乱造,对于抑郁症病房,也充斥着一些无意义的描述。有人说精神病院最闹腾了,只有抑郁症病区是没有声音的,这些没有考据也不是事实的话语,形象化了抑郁症患者,给每一个只是生病了的凡人带来了更多没有尽头的深渊。

来自新浪微博没人有办法去控制另一个人的想法,现在的社会的逻辑:仿佛是嗓门越大,传播的范围越广。误会加在患者身上的担子不可同日而语,时常听闻有的患者抱怨自己似乎弯一弯嘴角就是错,不符合社会大众对抑郁症的认识。无独有偶,纵然我不怕别人的误解和猜测,在面对治疗费用时,我仍和母亲做出一样的选择——“不报销” “越少人知道越好。”这不仅仅是我的选择,而是我周围所有人和社会给我的答案。

一个抑郁症题材的电影,他在其中担任音乐总监。他始终觉得公司帮忙约的抑郁症患者聊天过于刻板化,每次的谈话总是平平淡淡,他始终没有灵感也无法把握“抑郁是什么?”也许大家都知道抑郁症患者失眠,痛苦,自责,自卑……但很少人愿意去理解,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是一个个体。

也许我是一个令“他们”失望的一个患者,我在十二次电休克后不再沉默并且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与我同病房的重度抑郁症患者们也并非始终缄默。他们每个人有自己的模样与生活,抑郁症真的是人生的一场感冒,带给她们的也并非相同。

P,是一个阳光开朗并且关注细节的女人,她拥有爱她的老公与可爱的孩子,抑郁给她的生活带来了黑暗,但她学会与之相处。

F,双学位学霸,抑郁与焦虑给她带来了滔滔不绝的埋怨与吐槽,药物与各种物理治疗给予她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W,长得像小仙女的一个女孩子,也曾在人生谷底拼命伤害自己,但在住院期间始终带给身边的人温暖与善意。

M,人民教师,病发时我们都曾有过对世界的不理解与抱怨,但我们始终彼此祝福着,因为病是黑暗,然而我心向阳。

……

所以当一个人问我抑郁症患者是什么样时,我无法描述,我身边鲜活的例子告诉我,抑郁症患者本无样子,每个人认真活着的样子,又或是那些无法忍受生活的死者,都是抑郁症这个词的一部分。大家共性的病态构成了这个词基本框架,个性的鲜活则丰富了这词的无限内涵。

抑郁症患者本无样子,每个人都活出了自己的样子。

祝所有抑郁症患者早日康复!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